当前位置: 天水网 >  情感 >  女票被自己pa到昏是什么样的体验? > 正文

女票被自己pa到昏是什么样的体验?

天水网-情感 来源:最近阅读 时间:17-09-12 154条评论

我妈独自一人把我拉扯大的,从小我就没见过我爸,我妈说他死了,小时候因为没有父亲,同龄人总说我妈是妓,我是别人的杂种,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,因为这个我没少跟人打架,有次伤了回去被我妈收拾,她问我为什么老跟别人打架?我咬着牙说:“他们说你是妓,我是杂种!”

我妈当时扇了我一巴掌,那晚我暗中看她在房间里哭了很久。

别人都看不起欺负我们母子,特别是邻居有个离过婚的叔叔,他老是缠着我妈,甚至到了严重骚扰我们生活的地步,最后没办法,我妈带着我搬走了。

我妈带着我搬到了一个很漂亮的阿姨家里,她叫蒋玲,我叫她蒋姨,她是我妈很好的朋友,二十四岁左右,在大公司给老板做秘书的,可能觉得我没有父亲可怜吧,她非常的疼我,经常给我买礼物。

蒋姨真的对我很好,这也导致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依赖她,特别是对于从小缺爱的我来说,可惜好景不长,等我到五年级的时候,蒋姨因为工作原因离开了这座城市,她走后就没在回来过,我们也搬走了,可跟她的住在一起的那段时光我一直都记得很清楚。

到初中的时候,年轻的心开始有些悸动,想到小时候蒋姨让我给她按摩,我终于明白她为啥她觉得很舒服了,之后我完全变成了一个人。

可我在学校人缘特别差,因为家庭原因从小到大被别人歧视欺负多了,我变得沉默寡言,性格冷血,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,所以别人都不愿意跟我玩,基本没有女人缘。

到高一的时候,我跟一个女同学做了同桌,她叫苏灵,不单拥有一副今人羡慕的容貌,她的身材发育得也很好,凹凸有致,而且她很会打扮,每天穿着短裙的可洋气了,相比班里那些太平公主她要优异许多,成为了很多人的女神,我也老是偷看她。

她性格很开朗嘚瑟,穿着名牌,那会我们没几个有手机的,可她已经用上诺基亚了,平时买了啥潮流的东西也喜欢拿出来跟人显摆。同桌做久了,我发现她好像不喜欢我,嫌弃我穿着寒酸,还时常捂鼻子说我身上有汗臭味,关键是她已经发现我经常偷看她,有次就生气的对我说:“真是个不要脸,平时沉默寡言不说话还以为是个老实人,没想到是个臭不要脸的男人。”

自从上了高中后,很少有人像以前那样歧视我的家庭背景了,因为大家都来自各个地方不了解,这是我比较欣慰的地方,所以苏灵对我的厌恶让我特别反感她,可又不敢对她怎么样,因为她在学校的人缘特别好,无论是男生女生跟她都混得好,如果我对她怎么样指定有很多人帮她。

不过有一回我终于忍不住跟她闹翻了,自习课时,我笔不小心掉在地上,刚好掉在苏灵的脚下,她正趴桌睡觉,犹豫了会我弯腰去捡。

可不小心碰到了苏灵穿着短裙的白腿,那一刻她条件反射般惊醒了过来,见到蹲在地上捡笔的我怒声道:“王东你在干什么,你咋那么不要脸!”

我吓得立马站起身坐好,发现全班人都在看着我们,怕别人误会我解释说:“苏灵你误会了,我只是捡笔而已!”

苏灵压根不相信,生气的指着我说:“你真是不要脸,捡笔你摸我腿干什么,我看你就是故意的,简直没教养,你爸爸是怎么教你的。”

一听她说我爸我就火了,在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情况下,我直接抽了她一耳光,说:“老子就是没爸!”

苏灵懵了,眼泪瞬间流下来,指着我颤抖着说:“你敢打我?王东你敢打我!”

我没搭理她,厌恶的看她一眼走了,我知道这回她肯定不会放过我的,果然,等我上完厕所回来后,看到一群外班人在教室里,不善的盯着我,这帮人是苏灵叫来的,前面说她在学校人缘不错,跟这些混学生都认识,我刚进去有个戴耳环的直接带着人过来抽我,把我踩在地上,使劲的抽我大耳光,说你特么连女人都打,老子废了你。

最后就连苏灵都过来踹了我好几脚,说我算什么东西,从小到大没人敢打她。班里人都在看着,被个女人这样欺负我觉得很屈辱,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,可我也有尊严,那一刻我很不甘心的决定,我要报复她。

我很清楚跟苏灵打架我肯定是闹不过她的,她认识那么多人,而我连一个朋友都没有,所以我只能用另一种方式报复她,办法我已经想到的,只是很不要脸,但一想到苏灵要是喝下那些脏东西的样子,我还是觉得有一种快感。

机会很快就来了,下午我们有一节体育课,自由活动的时候我偷偷的溜回教室,空荡荡的没人,我到苏灵的位置,发现她早上买的冰红茶就在书包里,我哼了一声,我让你特么嘚瑟,老子让你尝尝营养值最高的宝贝,算是便宜你了。

正当我准备拿着冰红茶到厕所干坏事的时候,我忽然注意到了书包里的一个盒子,我被那盒子的三个大字吸引住了,避孕药!

我顿时懵了,妈的,没想到苏灵竟然吃这药,怪不得那么浪,肯定经常跟别人闹,心想着苏灵都能经常跟人家闹,要是我也能跟她闹一回多好啊,毕竟苏灵颜值在那,虽然我恨她,可偷看了她那么多回,你说没想法是假的。忽然我又有了一个想法,忍不住坏笑了起来,改变了要给苏灵喝小宝贝的主意,才不便宜她呢,拿着那避孕药我就走了,这可是个把柄。

体育课结束后,同学都回来了,苏灵坐我旁边玩着手机,看都不看我一眼,当我不存在一样,我冷笑了一声,忽然轻轻的推她。

“干啥?”苏灵生气的大喊了一声,愤怒的瞅着我,班里人也看了过来,我怕动静太大没出声,等别人注意力从我们身上离开后,我才看向苏灵,现在我手里有她的把柄,对她没什么顾忌的了。

“你特么有毛病呀,要是再碰我老娘跟你没完,真不知道自己有多脏。”苏灵警告了我继续玩着手机。

听着这话就知道她有多嫌弃我了,我也没必要跟她废话了,对她说:“你书包是不是少什么东西了?”

苏灵压根就听不下我的话,很不耐烦的说你丫是不是真的有病,我书包少什么东西关你啥事啊,我劝你赶紧去精神病院吧,滚一边去,别跟我说话了,没空搭理你。

我顿时就火了,深吸了几口气才说:“避孕药!”

苏灵听到这三个字就愣住了,紧接着急忙拿着书包翻翻了,找了一遍就抬起头怒瞪着我:“王东你敢翻我书包!”

我哼了一声,从口袋拿出了那盒药扔到她面前,说没错我是翻你书包了,不然我又怎么会知道你会吃这药呢?

苏灵急忙把药藏到书包里,见没人发现后才咬牙切齿的对我说:“王东你完了,别指望我会放过你。”

竟然敢吓唬我?我淡定的靠在凳子上,说随便你,不过在你收拾我之前,我也会把这事捅出去的,我会让全校的人知道你还随身携带避孕药,你说你会不会出名呢?哈哈——

“你个王八蛋!”苏灵脸色一片青白,对我破口大骂了几句后,最终还是服软了,对我说:“要怎么样你才会闭嘴?”

我说别啊,你不是还要收拾我吗。苏灵说你别得瑟了,想怎么样就直说。我呵呵了一声,看来她还真怕这事传出去,这就好玩了,我说还没想好,等我想好了再跟你说吧。

苏灵咬着牙齿咯咯响,最终啥都没说,等到晚自习的时候,我看到苏灵似乎忘了这件事一样,在走廊外边跟一帮人闹着玩,就是上回打我那伙人,见到他们我就恨得牙痒痒。

于是上课的时候,我就对坐在旁边的苏灵说:“下课后去杂货间。”

苏灵皱着眉头,没好气的说去那干什么,我没空!我哼了一声,说你还真忘了避孕药的事了?苏灵使劲的瞪着我,像吃了我一样,啥都没说算是默许了。

我可不在乎她是怎么想的,自从跟她同桌以来,从没给过我好脸色,现在好不容易有翻身的机会,我又岂会管她那么多。

下课后,我第一时间就去了杂货间,杂货间差不多在顶楼了,平时拿来置放一些烂桌椅的,我上去后没人,掩上门就在那等着。

没一会,门就被推开了,进来的正是苏灵,她瞅了我一眼,说你想干啥就说吧。我直接把她拽了过来,一把抱住了她,特别舒服。

可没来得及感受,啪的一声,她直接抽了一巴掌,使劲的挣脱我,愤怒的说你特么想干嘛,赶紧放开我。被她甩了一耳光,我立马火了,说苏灵,你装什么纯,跟别人不知道闹多少回了吧,你不是很嫌弃我吗,好啊,现在你跟我闹一次,我就当作什么事都不知道,以后咱井水不犯河水。

苏灵估计没想到我会提出这种要求吧,她愣了下,紧接着就怒了,指着我鼻子就骂,说我不要脸,早看出我不是啥好东西了,还说我得寸进尺,狗东西。

等她骂完后,我才说:“随便你怎么想,不过要求我已经说了,至于答不答应是你的事,你可要想清楚了,如果不答应,明天在学校贴吧还是公告栏上,都会出现你的名字。”

苏灵气得浑身颤抖,见她这样我竟然觉得有一股报复的快感,见她不吭声也没拒绝,我再次抱着了她,苏灵大口的喘着气,虽然没说话可那眼睛却恨恨的看着我。

我哪顾得了这么多,正当我想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,忽然外边传来脚步声,还有几个人在说话的声音,我吓得立马停住了,苏灵也急忙推开了我,慌张的整了整衣服。

哪个王八蛋坏老子好事的,我暗骂了一声,不过他们没有进来,估计是学生偷偷在外边抽烟呢,我们也没敢出去,一直到上课铃声响的时候他们才走,我们也出去了,不过临走时我还是对苏灵说,这事不算完,她恨得牙痒痒,说王东你还是不是个男人,对个女孩还得寸进尺的,我说这会你把我当作男人了,数落嫌弃打我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把我当个男人。

正好是周五,放学的时候我就对苏灵说,明天周末,你出来吧,中午十一点人民广场不见不散,你知道不来的后果的。苏灵恨恨看我一眼,想生吞了我一样,可奈何我手里有她的把柄,她最终还是没有拒绝,见她那样我挺爽的,再跟我嘚瑟啊!

幻想着周末跟苏灵闹上一回,我就忍不住激动,怀着期待的心情,第二天我就提前到了人民广场,苏灵很准时的来了,戴着个大墨镜,对我依旧没有好脸色,她说王东,你是不是真的要走这一步?

盯着苏灵凹凸有致的身材,虽然我觉得这种要求确实不要脸,可我挣扎了一下还是说:“没错,这都是你逼我的。”

“你现在也是在逼我,没想到你是这种人。”苏灵说了一声就走了,我顿了下,急忙跟上。

我们直接到宾馆开了房,进去后,苏灵一声不吭,就这么冷冷的看着我,一时间我还真不敢动,心里发毛,主要是没干过这事,除了蒋姨我还是第一次跟一个女人走这么近。

“哼,不敢了?那我可得走了。”苏灵鄙夷的看着我说。

走到这一步还有啥不敢的,我立马挺了挺胸走过去,一把就抱住了苏灵,她稍微挣扎了下,但最终还是没反抗,不过我还是从她的眼中看出对我的厌恶。

然而,我把苏灵拉到床上正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,她脸色忽然变了,变得很苍白,一下子她就慌了,一把推开我,说滚。

这时我就恼了,正在兴头上呢,她这忽然的转变实在是影响心情。我生气的说怎么了?你不是都答应了吗,只要过后,我不会把你的事往外说的。

苏灵站了起来,对我说:“不行,今天不行了。”

不行了?事情进行到这你跟我扯不行了?这我怎么可能答应,生气的站起来,说咋不行了?之前是不是说好的?

苏灵忽然皱了皱眉头,也不知道她要干嘛,直接用手往短裙里一伸,把手拿出来后她脸色就变得不知所措了,手指上竟然沾着血。

顿时我也有些懵了,这啥情况,来不及多想,苏灵立马冲进了厕所。回过神,我走过去纳闷的说,苏灵你搞什么花样?

厕所里面传出苏灵的声音,还带着哭音呢:“你个混蛋,出血了,我出血了。”

我吓了一大跳,说怎么可能,你别蒙我啊,关我啥事啊,我碰都没碰到。苏灵慌张的说你快去帮我买纸巾,怎么办啊!

我说真的假的?苏灵就吼了一声,我特么骗你干啥,你帮不帮我?我暗骂了一声就走了,苏灵这情况是我根本就没想到的,但也不能看着她一直这样吧,下面流血了挺吓人的,只是有些郁闷,事没干成还要帮她买纸巾,这特么叫啥事啊。

买完纸巾上来后,苏灵打开门隙伸出小手,说给我。我往里门缝里边瞅了瞅,想着能不能看到点春光的,可空间实在是有限啥都没看着,只能把纸巾给她。

过了半个小时,苏灵终于出来了,看着她我冷着脸坐在床上,说:“苏灵你该不会是因为不想跟我那啥才故意骗我的吧?”

苏灵摆摆手,说我现在没力气跟你解释,骗你是小狗,你去卫生间垃圾桶看看是不是有血。我还真不甘心的去了,当看到垃圾桶里那些沾着血纸巾的时候,我真的无话可说了。

出去后我对苏灵说你来事了?那么巧!苏灵看上去很无力,脸色特别难看,说你傻啊,这不是大姨妈,是流血了。我愣了下,说那为啥会流血啊?

苏灵顿了下,才说:“应该是那避孕药的关系。”

我愣了下,说吃避孕药还会出血?苏灵不耐烦的说我怎么懂,我也是第一次吃这玩意。说着苏灵忽然捂着肚子哼了起来,那脸色更加的难看了。

吓得我急忙走过去,说苏灵你又怎么了?没事吧?苏灵毕竟是跟我来开房的,万一她出点啥事肯定算我头上,我啥事没干能不害怕嘛!

苏灵说肚子疼,好疼。看苏灵的样子不像说谎,我紧张的说那咋办啊?过了会苏灵才说,医院,送我去医院。

按理说苏灵是我讨厌的人,看到她这样难受我应该开心才对,但我却开心不起来,这也正常,本来以为能来好好闹一回,没想事没干成还搭了纸巾钱,你能开心啊?

看着苏灵疼得额头都出汗了,犹豫了下,我还是扶着她走出了房间,退房直奔医院,在妇科那检查了半天,那医生很生气的指责我们,让人震惊的是,苏灵流血不止是吃了那药作用,她流产了!

听到医生说流产,我惊得张大了嘴巴,苏灵更是差点没站稳,扶着墙整个人都懵了,说怎么会流产,我没有怀孕过啊。

那医生又指责了我们遍,估计她把我当苏灵对象了,我急忙就解释这跟我没关系了,这罪老子可扛不起,毕竟啥都没干呢,这时我才暗暗庆幸对苏灵啥都没干,不然她赖上我咋整。

那医生也解释了一遍,听着挺吓人的,说苏灵肚子里的孩子刚刚还没彻底成形呢,她就吃了副作用那么大的避孕药,才会造成大出血,也幸亏及时来到了医院,不然苏灵都会有生命危险。

听完我一脑门子汗,尼玛真够倒霉的,不过想打个炮,还摊上了这么大的事。

治疗后的苏灵相当于打胎了一样,伤到了精气神,一言不发两眼空洞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见她可怜我还是打车送她回去了。

到她家小区后,她停下对我说:“王东,今天虽然你很过分,但——还是要谢谢你!”

我愣了下,她还是第一次对我说谢谢,看她挺用心的样子,不知咋滴觉得她没那么讨厌了,我就说:“没事,我回去了,你这么虚弱,这几天好好休息吧。”

等我回到家后,我妈上班晚上才回来,我无聊的看着电视,想着今天发生的事,苏灵到底是跟人闹多少回了啊,又是怀孕又是避孕药的,虽然她平时喜欢显摆端着挺傲的,没曾想骨子里也这样,要是今天能试试就好了。

晚上跟我妈吃完饭后,正当我准备洗澡,可忽然口袋有一个东西震动了起来,当红歌手阿杜的‘他一定很爱你’响起,愣是把我吓了一跳,我才意识到苏灵的诺基亚手机在我这呢,送她去医院的时候,我就帮她拿东西了,之后完全忘了还给她。

手机是一个叫做宋义康的人打来的,不知他是苏灵的啥人,我不知道该不该接,又响了几声后他就挂了,我松了口气,可没想他又打了过来,犹豫了下我就接了,打算跟他解释一下苏灵手机落我这了。

“干嘛呢那么久才接电话。”电话传出一个不爽的声音。

我直接解释说那个啥,我不是苏灵,我是他同学,她手机落在我这了,等明天我送给她的时候,你再跟她打电话吧。那边顿了下,估计没反应过来吧,过了会他才质问我,说你是她什么人,怎么会有她的手机?

他质问我那口气让我特别不爽,又说了一遍我是她同学,你又是她啥人啊?没想他顿时就火了,说我是她啥人你管得着啊,我说今天怎么不搭理我呢,你们是不是在一块呢?

他那口气让我实在不舒服,所以我也没好气的说:“没错,我们是在一起,好了,没时间跟你扯淡了。”

说完我就挂了,啥玩意。可刚挂他又打过来了,我就不耐烦了,有完没完了,刚接起没想他就破口大骂:“槽尼玛的,你敢挂我电话?你知道我啥人吗?”

竟然骂我妈?我气得也忍不住骂了回去:“你个煞笔,老子管你是啥人呢,赶紧滚,老子没心情跟你比比。”

“行,你特么有种,我知道你们学校,有种就告诉我你叫什么?”那叫宋义康的家伙气得不行。

“老子叫王东,爱咋地咋地!”说完我就挂了,煞笔玩意。

这件事很快我就把它给忘了,睡觉的时候,我寻思着明天还得送手机回去给苏灵。老实说长这么大还没碰过手机呢,所以我就忍不住好奇的拿着苏灵的手机玩了起来,有个叫相册的东西吸引住了我,我好奇的打开,顿时就把我震惊了。

点击下方“阅读原文”查看更多精彩后续

标签:

返回天水网首页

(责任编辑:网络小编)

猜您喜欢